忍者ブログ
光华三千而君已往矣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源於標的370的妄想。
#因為是第一次嘗試這樣的題材,bug請見諒。
#死亡有。

*
“你確定麼?”
“嗯,我知道了。”

這是Reborn接到死訊後的反應。一如他曾經被掛上的那些名號一般,冷靜毫無感情地作出回應。他知道此時此刻所有因此而生的悲傷都近似於對那個人遺留下的願望的一種侮辱,所以他心甘情願地沉默。
彭格列失去了它的王,但它並沒有失去它傳承至今的驕傲。

堅強。
他閉上眼睛想到的是這個詞,回憶的每一幀裡都有一個男孩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依舊決心戰鬥到底的姿態。他一直以來都覺得那麼美,那麼美。以至於在看著他成長的旅途中他有時候都會忘記有些事情正是他教會他的。

是的,堅強。
他深呼吸之後睜開雙眼,望著面前的信封皺著眉。他突然不想拆開它,彷彿面前不是來自自己學生的信,而是一個潘多拉的魔盒,打開之後就會釋放出所有的不幸。哪怕今天已經是他人生中極少的無法稱得上幸運的日子。
但他最後還是決定去讀一讀這寫給自己的『遺言』。十年之後的他也早就忘記當年男孩雞飛狗跳藏起不及格的考卷的日子了,雖然不太在真正的學業上做出過什麼幫助,至少他相信那麼長的時間以來,字跡至少能比那個時候會好看許多吧。
這不是廢話麼。他這麼想到,聯想起一直以來寄回他身邊的首領批送公文,突然有了笑意。但它馬上變成一股苦澀的悲傷,就好像喝了一杯新手泡的蹩腳咖啡,明明應該是可以帶出完滿的香氣,卻毀在手生上。

他拆開了那封信。


×
“笨蛋綱!”
“哇,Reborn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監視的你啦。”
“不至於天天來學校啊,請饒了我吧T^T”
“別現在就高唱love&peace好麼,有點首領的自覺啊。”
“可我真不覺得最近有敵人在並盛中學附近出沒…當然,不是敵人的友方人員倒是經常……”
“所以說你沒有自覺啊,那並不是六道骸。”
“哈?”
“你就安心把這頓午飯給解決了先,我去通知雲雀讓他注意下操場外圍的動靜。”
“Reborn你不會特意是為了讓我休息才?”
“不是你能打敗的對手……”
“你說什麼?”

“我不想說第二遍。給我在第一遍就記住啊,廢柴綱!”

澤田綱吉在目送走了Reborn之後焦慮地摸亂了頭髮,:能強大到Reborn都要特意監視了幾天的對手,到底會是誰呢?
天台的門開啟的聲音拖回了他的思緒,門口出現的是朝他微笑著的山本武和邊向自己奔跑邊喊著“十代目,不好意思遲到了!”的獄寺隼人。

男孩自然不會在那樣的年齡有意識地給自己留下防禦。
針對這種情況,敵方使用的計策顯然是比想像當中更加無恥。
“為什麼?行動失敗了,我們被…”
硝煙與槍聲。
“不可能啊,那個人是……!?”

“不好意思,我的學生在這個時間段不接受採訪呢,下次預約個好一點的時間吧^_^”


**
他一直不習慣醫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氣味,但這次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並且一路奔跑過來完全是因為病患的名字實在是難以預料。
“Reborn!”
“這裡是醫院啊,笨蛋綱。不要連這種規矩都要我提醒好麼!”
“可是,為什麼……”
“你以為我是移動的百科全書嗎?你快點回家吧,也不要告訴媽媽,這裡有碧洋琪就夠了。何況家光不是今天回來麼。”
“爸爸的事情……你怎麼會知道?”

“我說啊,剛才差點暴露哦?”碧洋琪站在病房前望著遠去的綱吉的背影說道。病床上的小嬰兒輕輕地哼了一聲。
“不小心說漏嘴了而已,而且我想確定他是不是——”

“也是從未來回來的人,對吧?”
“什麼時候發現的?”
“有一段時間了吧,主要是突然之間你竟然開始吃我做的曲奇,有些難以置信而已……”雖然沒有人會發現,但小嬰兒此時此刻是滿頭冒冷汗。
“後來我聽Lambo抱怨說他的火箭筒貌似出了意外,不能使用了。我知道這不可能是他的問題,所以到最後我發現應該是時間流的問題,有人長時間擾亂了流動。”
“果然,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不能小看你啊。”
“女人的直覺很恐怖對吧?”

面前是能夠親吻的距離。他才發現無論是哪個時間段的自己都未曾正視面前這個女人對自己的感情,說到底,他都不是適合談情說愛的人類,持槍和殺戮才是他的本職。給予人幸福這樣的幻覺,他也不想用於利用或者傷害的用途施加在他人身上。
“你不問我未來發生了什麼麼?”
“我才沒你那麼無聊呢…而且……”

“一定不會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吧。”


××
“對了,碧洋琪當年有一段時間的料理正常了,你知道麼?”

原本應該是非常嚴肅的善後事宜研討視頻會卻因為一句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對不起……”畫面中的人對自己低下頭。
“最近你越來越不像你自己了,到底想表達什麼?”
“我只是突然覺得,人不能做太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啊,很多事情如果當初好好把握就好了。”
“還是沒明白。”

“就算現在讓我再能嘗一口有毒料理我也心甘情願啊,Reborn!”
單方面切斷的緣故,屏幕黑了好幾分鐘才恢復原本的狀態,一張放到原大小的照片因為細節過分清晰而慘不忍睹。
男人關上了窗口。


***
“我都說Chaos了。”

啊,14歲的綱吉。
無論何時與24歲的那個男人做比較,若是旁人的話大概真的是要驚訝到掉下巴的程度了吧。可我不會。
畢竟,一直以來我都有好好地看著你啊,廢柴綱。

所以,過程如何,真的無所謂,重要的還是那個最後的結局吧。
關於我的事情,甚至是名字和相貌你都不用記得。十年對你來說那麼短,對我來說卻是一次次最漫長的旅途。你只要記得你我教給你的就足夠了。

足够了。


×××
如果說這是一個無法封閉的環,妄圖改變過去的人將無法脫身的話。那麼,是時候該讓這一切都結束了。
他將信鄭重地放進抽屜裡,接著上了鎖。



“做得好啊,阿綱。”
這樣才算是我的學生。

靠近胸口的西裝內側袋中,他能感覺到那裡放著一把小小的鑰匙。
他也無從知曉這到底是來自過去還是來自未來,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有些事情早就在最初就被確定。
所謂因果,終究誰也無法逃離。


*/×
Reborn亲启:
當時沒有認出你來,很抱歉。
不過你教給我的東西,我是一直都沒有忘記。
很難用短短幾句話概括你出現是如何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所以,我最後想告訴你的是——能成為你的學生,非常榮幸。

這麼長的時間以來,真的,謝謝你。


澤田綱吉
PR
→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ai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 Trackback
TrackbackURL
14  68  67  66  65  61  64  63  62  60 
門庭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玄關

11/21, B, Scorpio
@Melbourne

二次創作+攝影

#CP傾向#
KHR:骸綱|山獄|DaeGio
GINTAMA:高銀|冲神
NARUTO:鼬佐
APH:米英|普洪
DRRR:24時間戦争コンビ
CSO:BPB
手信
[05/19 backlink service]
[02/16 雪妖]
[02/15 >>雪妖]
[02/15 雪妖]
[01/30 Silenzio]


足跡

Next Hits:40000
地圖
携帯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