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光华三千而君已往矣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你知道麼?
為什麼我們只有在一定的溫度下才能活下去,為什麼我們不能把陽光的燦爛盡收眼底……以及為什麼我已經一步都無法向你靠近,這樣的事情。

獄寺隼人的生活無法用確切的一個詞去形容:上學的日子裡他自然醒,放假的日子裡他視情況自然醒。作為彭哥列家族十代首領的(自詡)左右手,他的早晨從向急急忙忙咬著土司奔出家門的澤田綱吉問候開始,他的傍晚在視線那頭的澤田綱吉不好意思地對他說[今天又麻煩你了獄寺,明天見]結束。如果黑手黨活動算作夜生活,那獄寺隼人的人生,從某個時刻開始,一直都是披星戴月。
那天中午,他曾經(仰慕過)的老師坐在並盛中的保健室裡向他大吐調戲未成年少女未遂的苦水,反常的是獄寺並沒有像平時那樣衝他翻著白眼或者不耐煩地揍向那張危害良家婦女的臉。Dr.Shamal似乎被這樣的情況也嚇了一跳,他問獄寺是不是意大利那邊出了什麼事,對方搖了搖頭,表情卻明顯變得悲傷幾分。
[Shamal,你有被人告白過麼?]
校醫手中的煙,因為長久沒有摁掉而掉下了灰燼。

他們說這叫做青春的煩惱。
問題不是告白這件事,而是由誰說出口,心意又是要傳達給誰。

山本武的鞋櫃時常被各種少女氣息的信封塞得幾乎就要爆炸,棒球隊的前輩曾經對此表示了極大的嫉妒並且在每一次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親眼見證一個後輩可以如此受女生歡迎的時候四處張揚。
[所以說,現在你還像當初那樣收到很多告白信麼?]
[……數量已經不那麼多了。]
[哎,山本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那前輩覺得,接受自己並不喜歡的人的好意,是正確的事情麼?]
山本的傳球練習在那個時刻終止了。對面的視線感覺很凜冽,他清楚地看到前輩皺了皺眉毛,過了一會兒又舒緩開順帶上了嘴角的笑意。
[我說,你這樣可不叫溫柔噢。]
[咦?啊,痛。]學長的球狠起來可不是那麼好接的。[哎,前輩你別走啊……]
[那你可不要後悔啊。]
[哈?]顯然這種對話的難度和數學題差不多。
[2A的遠藤。]
[請放心我絕對不會出手的!]
[為什麼我突然覺得你好像話裡有其他意思= =]
[哈哈,前輩你最近是考試壓力太大了吧,哈哈哈……]

他一直覺得他很吵,所以就算棒球打得再好,獲得的暱稱也只是[棒球笨蛋]。與高高在上的[偉大的十代目]相比,顯然差了很多。可是他明顯不在意這些,彭哥列小灶時間總是喜歡擠進來,到最後卻又拉著他的十代目一起神遊搞得他幾次威脅再也不幫他們補習數學英語歷史等等等等。
相同的感觸也出現在他等候十代目從辦公室回來的時間裡,獄寺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昨夜戰鬥留下的痕跡搞得他頭還是很痛以至於吵醒的那個瞬間他的確是想丟個炸彈哪怕風紀委員長此刻正在走廊裡巡邏。他的視線從山本武空蕩的座位移向窗外被夕陽染紅的操場。
[我就知道……]
笑起來更蠢了。他這麼想到,就突然像是回憶起小時候聽過的笑話一樣帶著懷念地笑出了聲。他盯著那個背影看了很久,以至於都沒有注意到有人走近自己的身邊。
[不好意思。請問,山本的座位在哪裡?]
突如其來的發香讓他瞬間醒悟。

臨近考試週的一個週四晚,彭哥列小灶改了地點開在山本家。不出幾個小時,澤田綱吉就用口水在數學卷上畫出了日本地圖,山本武的頭也一點一點地幾乎要和化學公式們來一個親密接觸。獄寺摘下眼鏡嘆氣,望了望四周把一條毯子蓋在了綱吉身上,然後準備回頭解決只知道棒球的傻瓜。
[啊呀,不好意思。]可惜對方醒了,導致獄寺手中的馬克筆離山本的臉只差一厘米。一厘米。有一只溫熱的手覆蓋上他略帶冰冷的手背,動作緩慢地將筆推離。
[我不會再睡著了,原諒我吧獄寺老師。]
若不是看在十代目還在熟睡的份上他絕對是要讓他的臉變成焦炭顏色,可惜無論他那句話的哪一部分都無法讓自己揪出個嚴重的錯誤。獄寺轉著手中目標未達成的馬克筆,有一句沒一句地問。
[那天給你的信,看了麼?]
[嗯,我拒絕了。]
[……虧她還是我在並盛中裡看到的第一個美女呢。所以說,原因呢?]
[獄寺老師,這道題我不會做。]本應該回答問題的人此刻笑得人畜無害地指著一道英譯日。
他明白,那是屬於自己的設問句。

人類總是自以為是地希望擁有所有想要的東西,可惜我們的心並沒有那樣的容量,去容納太沉重的恨或者是愛。
獄寺隼人並不是不想到自己的父親,也並不是沒猜對當初那一句[我喜歡你]到底是誰說給自己聽的。他記得那個人的筆跡,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可能忘記。畢竟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一如既往地擔當每次他去圖書館時候的管理員,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願意拒絕這個學校堪稱校花的女孩,再也不會。
所以這件事上,阻撓他的不是條條框框和他人視線,始終是他自己。

[我不曾擁有也就談不上失去,你說呢?]
獄寺隼人靠著窗台,陽光透過手中拿著的薄薄的紙條,將那上面曾經鮮活的告白再次映照清晰。
[山本武。]


你很明亮,可惜那不是我可以擁有的光芒。我明白你有多想用那光亮去溫暖我的冷色調,但其實只能灼燒我所有的驕傲哪怕它們只是偽裝。
如果那是另一個人的夢想,請不要吝嗇。
如果這曾是我的奢望,請記得遺忘。

——I can't miss what I didn't have.
PR
→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ai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無題
依舊清新細膩雖然結局有些傷感但還是被治愈了?
獄寺最後靠窗拿紙條的畫面美死——
山本執著好少年的形象讓人想哭啦~
雪妖 2010/11/03 14:55 編集
無題
雙片想能喜歡實在太好了,一直忐忑會不會太虐太糟糕了(芋頭對不起*8059)……
只是現在再看自己在再錄裡寫的《Secret》的FT,貌似當初對芋頭的理解還不那麼深刻呢[寫雙片想就深刻了麼你夠了!
>>雪妖 2010/11/03 23:47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URL
42  40  39  37  36  34  33  32  29  28  27 
門庭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玄關

11/21, B, Scorpio
@Melbourne

二次創作+攝影

#CP傾向#
KHR:骸綱|山獄|DaeGio
GINTAMA:高銀|冲神
NARUTO:鼬佐
APH:米英|普洪
DRRR:24時間戦争コンビ
CSO:BPB
手信
[05/19 backlink service]
[02/16 雪妖]
[02/15 >>雪妖]
[02/15 雪妖]
[01/30 Silenzio]


足跡

Next Hits:40000
地圖
携帯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