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光华三千而君已往矣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想言而無信,不想讓自己後悔,不想成為口口聲聲說愛卻什麼都沒有做到的人……不想讓2010年就這樣簡單地結束,想留下什麼記住它。
所以,帶著一點點忐忑,在趁著靈感和想法沒有冷卻之前,把他們的這個故事,送給你。

希望你能喜歡。
//Goodbye, my sweet sorrow.

[下次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就不管你了啊,塞爾提回來肯定又要念叨了!]
阻擋視線的白大褂終於移開了,池袋密醫岸谷新羅帶著一如在來神時候照顧成為傷患的好友之後心滿意足的坏笑望著面前坐在沙發上緊緊皺著眉頭的男人。想著這種模樣就算是飛過的蒼蠅都要被夾死了但卻沒有說出口的他,擔心的也是提到昆蟲類的話只會讓對方因為聯想到其中另外一種生物導致再次暴走。
[所以,這次到底出了什麼事?]收拾好沾滿鮮血的酒精棉球和所剩無幾的繃帶之後,體貼地倒來兩杯熱飲的新羅坐在了平和島靜雄對面的沙發上。[給,雖然我家牛奶庫存告急只有這個了……]



——靜雄,靜雄。
——平和島靜雄……

折原臨也讓靜雄火大的次數接近天文數字,雖然對旁觀者來說,這種異常的情況多少會歸咎到臨也那神經質的還樂衷與滔滔不絕佈道的[人類LOVE]論抑或是平和島身上顯得更加詭異的暴躁脾氣。即便前者可以總結為變態後者則是因為超強的體質導致性情突變這樣的說法並不是行不通,但真正的事實卻只有當事人明白。

當靜雄第一次在鞋櫃裡發現粉紅色的信封時他並不是沒有想過惡作劇的可能,但心底里那份始終願意相信別人的在當時的年齡也無法被稱為幼稚的想法還是引導著他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甚至連湯姆前輩來找他商量事情的時候都委婉地表示今天絕對不行。而那個時候的臨也靠著教室後門旁的牆壁,帶著從未被人洞悉實際意味的笑容將那句[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像是品味一樣細細地咀嚼着。視線跟隨着回到教室的金發的看似不良的少年,將他坐下之後明顯的忐忑不安和時不時望著周圍然後偷偷捏緊着口袋裡的什麼東西的模樣盡收眼底。
[折原!班主任叫你過去。話說你到底是在笑還是在難過啊?]門田抱著一疊教學材料走進教室,疑惑不解地看著帶著奇特表情的臨也。對方並沒有給他任何回答只是側著身子從他身旁走出了教室。
那個下午發生的事過去很多年以後,門田對一次酒後吐真言的靜雄透露過自己當初不知道是否是幻聽的一句話:果然,靜雄是我到目前為止見過最有趣的人類啊。聽罷那句話的靜雄陡然酒醒了幾分,可立馬又陷入神誌不清的狀態念叨着[下次……絕對……要……殺……]

從另一方面說,靜雄自從放學後的偽告白事件裡也似乎並沒有吸收任何教訓。哪怕乾架的次數和希望殺死臨也的慾望一直不斷地增加,他也從來沒有狠狠得傷及對方到致死的程度。新羅有時候看不過去還會在難得被臨也拉去陪他參觀黑市的時候提醒過這個聲稱最愛人類的少年: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啊臨也,如果是心理上的毛病可一定要和我說啊,就算我不能治療,我父親也好歹是…嘛,再怎麼說我也都是你們兩個人共同的友人是吧?吶,靜雄到底有哪裡讓你看不順眼啊?
走在前面的人回過頭帶著輕佻的笑,一如當時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誰說我看不順眼他了?]

只是想,看著他。
所有具象化的喜悅、狂喜、苦澀、悲痛、憤怒……
微笑時候嘴角上揚的角度,眼角因為喜悅掛著的淚珠,咬緊下唇的不甘,皺眉握拳的隱忍。還有因為大幅度運動而揚起的拳頭帶來的風,注視自己時眼底那如同宇宙初生爆炸一般的火花。

然後摧毀他。


所以,這不是什麼普通的,你們可以明白的感情。
絕對不是,可以被理解的。


——臨也。臨也。
——折原臨也!!!!!!

年少的平和島靜雄飛奔過一級級幾近腐朽的台階衝上最高處的平台,他打開通往天台的門,背靠著鐵絲網的折原臨也對氣喘吁吁的他露出了得意的勝利者專屬的微笑:
你遲到了啊,靜雄。可是比上次還晚了24秒喲。
[我說過的吧臨也,不想那麼早死在青春年華裡的話,就不要給我這種東西!]
拆了一半的巧克力盒子正中距離臨也右耳兩厘米的地方。
[看來這次也失敗了呢,不過已經到了不用我點破的階段,你大腦進化也不亞於我估計的速度呢,笨蛋小靜。]
即便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因為腎上腺激素的刺激告訴他現在如果是正常人類就應該速度逃離即將暴走的大概是目前世界上最強的男性。臨也依舊站在那裡,彎腰撿起了那盒散架的巧克力。他抽走精心準備的綢帶,拿出碎裂的一塊巧克力對準了一步步逼近的靜雄的身影,試圖覆蓋住。

——如果看不到就好了。


湯姆難得給他放了一個假,靜雄自己也弄不明白為什麼要路過那個街角而不是直接趕回家和弟弟共度一個平安夜,只是當時大概出於本能嗅到了一絲臨也的氣息。等他趕到的時候混戰早就結束了,狀況慘不忍睹雖然他下意識想到如果自己哪天真被惹毛了肯定會造成更嚴重的事態。
他脫下大衣蓋住臨也然後飛奔出了巷子,等他自己反應過來在幹什麼的時候已經抬起旁邊的自動販賣機扔向了那群狼狽逃跑的肇事者。後來他帶著驚悚的傷口回到陰暗的巷子,背起了昏迷不醒的這個世界上他恨之入骨的人。
[不會就這麼簡單地讓你死掉的啊,臨也…如果不是在我的手裡的話……]

平安夜的鐘聲在他頭頂的迴盪,飄雪的池袋讓他覺得有些恍惚。
[浪費了時間去救他還真不如直接踹死他好了。]
他覺得手有些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繃帶新羅沒綁好的關係,手放進口袋的時候他突然覺得一陣隱約的疼。他將手拿出口袋,手心裡是三顆銀色錫箔包裹的巧克力。

[這麼多年只會送一種味道了麼……]
那份疼痛在他的口中慢慢化開,如同第一次血氣勃發的惡鬥,第一次可以清楚聽到心跳的擁抱以及第一次閉起雙眼的用力的深吻。


——如果當初沒有看到就好了。

這香草味的滲入全身心的毒。



FIN.
PR
→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ai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無題
新年快樂!!
真的在去年寫出來了你真棒~

我喜歡這篇啊行文結構讀著自然流暢,人物心理也很到位,對話語言依舊很讚w
他們就是這種無法被常人理解的關係,突然感動了T T
小細節萌死啦!最後口袋里的巧克力還有那個吻!

女兒爸比快點進入高產期吧/////
雪妖 2011/01/01 09:19 編集
>>雪妖
女兒媽咪也新年快樂呢,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啦www
我也沒想到我真的寫出來了,現在想想自己真的是過了一個非常好的年呀[擦淚]

能喜歡這篇真的是我的榮幸啦,第一次寫出來也真的是非常非常忐忑,雖然不斷擔心着OOC但還是趁著腦子裡那些情節很快地產了出來——旁人無法理解的,只有他們明白這如同中毒一樣無法戒除的甜蜜而疼痛的感情<<大概我是想表達這樣的24H吧。
當初在找題元的時候第一眼看到毒就想到臨也對於小靜來說的存在和小靜對於臨也來說的存在了,內心非常澎湃呢[所以真的都是愛啊!

這麼看我去年末的兩篇於是說我大概真的是到了高產期?
今年我會繼續努力的撒=v=
Silenzio 2011/01/01 13:24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URL
48  47  46  45  44  43  42  40  39  37  36 
門庭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玄關

11/21, B, Scorpio
@Melbourne

二次創作+攝影

#CP傾向#
KHR:骸綱|山獄|DaeGio
GINTAMA:高銀|冲神
NARUTO:鼬佐
APH:米英|普洪
DRRR:24時間戦争コンビ
CSO:BPB
手信
[05/19 backlink service]
[02/16 雪妖]
[02/15 >>雪妖]
[02/15 雪妖]
[01/30 Silenzio]


足跡

Next Hits:40000
地圖
携帯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