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光华三千而君已往矣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其實算得上期末死期,倒一杯巧克力牛奶的時間卻爆了一個靈感……話說這篇結束之後我大概真的要閉關了(已經那麼久不更博的人沒資格說這話!),下週一個考試一篇2K字論文,為什麼我那麼喜歡拖[抱頭]
然後是說以後的更新可能會盡量以補完山本24題為主,實在不想拖下去了,而且還有裡人格的題元,可能的話會和冲神的題元一起寫,當然只是可能而已OTL
最後是一個不知道有沒有用的提醒:阿山24題之前大部分完成題元都在關掉的舊站,目錄也在那裡。寫完最後一篇我會詢問下意見是全部搬過來還是發txt壓縮包,不過個人其實是兩個都懶的弄啦[揍]
總之到時候看實際情況再說吧。

——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是17歲。

你可能無法體會那種用劍貫穿身體的感覺吧,可能你也不會知道人的肉體其實是非常脆弱的,所以我們這一行才會需要高強度的精神力去彌補這一缺憾——只可惜,我覺得你兩方面都不具備。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不習慣懷舊,特別是關於這方面的懷舊。你不用懷疑我在殺了第一個人之後有沒有做過噩夢,你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明白的吧……不過你完全不用問我還記得不記得第一個人的模樣,7年的時間什麼都會變,包括記憶的真實性。但這件事對當時的我來說,實在是一個無法挽回的轉折點。

高中生犯罪這樣的事情對當時的我來說,簡直就是比人類定居火星更遙遠的事情。可是有什麼辦法呢,14歲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一名黑手黨了,只是那個時候的日子悠閒得讓人感覺不出這真的是一個隨時都會掉腦袋的職業。於是我就掛著中學生和黑手黨兩個身份存在與這個世界上,直到那一天……


——我是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手上會沾上另一個人的血。

因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我們一行人跟隨家族首領來到了意大利。小嬰兒在臨行前就告訴我們這次的行程被敵對家族跟踪的可能性很大,特別是因為此行並沒有所謂大人的陪伴,幾個算不上大人的孩子被突襲致死的危險性是非常恐怖的。
對當時的我來說,第一次看到那個傢伙露出這樣的表情,心裡當然也是很慌的。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對美好事物的期待總是大於對危險事物的直視,於是我在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最後一次詢問我是不是真的決定隨行的時候回答了“是”。
然後那就是一切的開始。我們在南下的旅途中就遭到了襲擊,完全沒有料到整個鎮子裡都會是埋伏。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我的劍,根本就敵不過他們的狙擊槍。
我親眼看到重要的人右肩中了子彈,血流不止卻依然拼命趁著空隙丟出幾個炸彈做掩護幫助首領撤退。他回過頭來望著愣住的我大喊了一聲:棒球笨蛋,你大腦秀逗了麼?

——從現在開始,你只有“殺人”這唯一的選擇了。

這句話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不是因為他當時帶著多悲愴的表情衝著我喊道,而是因為下一秒一顆子彈就擊中了我的左腿。

雖然我覺得你在這篇報導發表之前就會命喪黃泉,但我依舊樂意為了不讓你再花重筆墨描寫我的對象而提供他的真名——獄寺隼人。很好聽的名字不是麼?

噢,希望你不介意我抽煙。我已經好久沒有對別人說這麼多話了,還是關於自己的。這包煙是我出門前在他的褲子口袋裡找到的,我一直不明白他為什麼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抽這種牌子,味道比之前的所有都苦澀。
我想他還是在為最近的事情感到傷心吧。
什麼?你不知道我們首領的事情……?
關於這件事,我想獄寺更有權利告訴你經過,哪怕你早就知道了不是麼……

貌似話題偏了,當然我知道你其實也知道那個射中我左腿的人的下場吧。
是的,我殺了他。用我那雙曾經緊握球棒、所愛之人的手、壽司刀的手,切了下去。
可笑的是,在那之後我卻再也無法用那雙手去觸碰那些曾經對我來說無比重要的東西了。我總覺得很臟,血的味道幾天後都沒有散去,我時常感到左腿鑽心的疼痛,不只是因為那次旅途付出的代價,因為我知道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無法迴避,只是時間的問題。

——為什麼願意接受採訪?

你又說笑了,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吧。
可能我忘記說了,我最看不慣的其實是你這樣的人,愛耍小聰明,永遠在背地裡傷人。


“永遠不要假扮他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




獄寺難得沒有任務早早地回到家卻意外發現山本還躺在床上,正在擔心會不會是昨晚的晚飯實在是燒得不怎麼正常的時候,粗糙的手一把把他拉入了懷中。
“是你麼,獄寺?”
“你怎麼了?不是的話還這麼抱啊?”
“我今天殺了一個人……”
“……所以躺到現在?話說,你是不是連衣服都沒換啊,一股血腥味。”
“我好難受啊,獄寺。”
“哈,還撒嬌啊你?為什麼?因為今天的任務?話說,這是你的血吧……竟然還失手了?”

名為山本武的殺手沒有再回复,只是緊緊着擁抱著懷裡的愛人,像是下一秒他們就會生死相隔一般緊緊擁抱著。
又好像是那個17歲的午夜,終於逃出埋伏之後的他們,窩在蹩腳的汽車旅館裡。因為擔心而衝進浴室的獄寺發現坐在瓷磚地上任由水沖刷著身體的山本之後,慢慢走近給予那個再也無法緊握棒球的少年的擁抱。


“我想做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啊,獄寺。”
“嗯。”
“可以談一場戀愛,可以帶著棒球隊在甲子園裡留下汗和淚。
“嗯。”
“可是,為什麼現在我什麼都辦不到了呢。”



//僕はもう、誰とも笑えません
PR
→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ai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無題
坐在浴室地上茫然的山本想象下就觉得好虐!
雪妖 2011/06/04 17:54 編集
無題
於是突然發現我好像比較喜歡虐攻的一方……
我下次要嘗試虐受方[你夠了!
>>雪妖 2011/06/04 21:47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URL
57  56  55  54  53  52  51  49  48  47  46 
門庭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玄關

11/21, B, Scorpio
@Melbourne

二次創作+攝影

#CP傾向#
KHR:骸綱|山獄|DaeGio
GINTAMA:高銀|冲神
NARUTO:鼬佐
APH:米英|普洪
DRRR:24時間戦争コンビ
CSO:BPB
手信
[05/19 backlink service]
[02/16 雪妖]
[02/15 >>雪妖]
[02/15 雪妖]
[01/30 Silenzio]


足跡

Next Hits:40000
地圖
携帯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