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光华三千而君已往矣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不用DG來表示CP,因為D=Dino已經是約定俗成了,而G的話也因為初代嵐守G.的出現導致歧義的可能性還是挺大的——所以我至今都不明白初嵐和初空的CP到底是怎麼寫,莫非是GG.和G.G?
沒有代號糾結了半天又不想用初代霧空這麼長又繞口的說法,於是到最後還是用了在西方同人CP的縮寫上比較流行的格式,但好像不說明一下的話大概很多人還是不知道是誰……

Dae=Daemon Spade/D・スペード,彭哥列家族初代霧之守護者。
Gio=Gitto/澤田家康,彭哥列家族創始者及初代目(Vongola Primo)。

其實繼續寫KHR的文對我來說已經慢慢變得像是在一人樂的事情了,不過我也的確是樂在其中啦,哪怕沒有人和我討論一起雞血這個事實有時候還是挺打擊我的。更多的時候,是希望真的能繼續把這份愛延續下去,表達出哪怕世界上僅我一人萌著的CP所代表的意義,就足夠了吧。

/1
D-Dialogo(對話)
自從成為了Primo之後,對Gitto來說日子總是不好不壞地一天天過去:他很難找到公文和要事之間抽身的間隙,同樣的他也發現休息過後的自己越不想去進入腥風血雨的世界。作為一舉一動都關係到家族未來的初代首領,他也不是沒有洩氣過,但當G.拍著他的肩膀說:“我們都在你背後支持你,請放手去做吧!”的時候,哪怕是強顏歡笑,他都想繼續把這份工作做好。
讓他心煩的無非是幾個暗中活躍的敵對家族和某個一直都不願意安分下來的手下,他的霧之守護者,那個提到姓就會聯想到賭徒的人。
“Spade,我知道你今天下午在南區打群架,能告訴我你這麼做的原因麼?”
可惜坐在他面前翹著二郎腿一手搭在扶手上撐著側臉對問題無動於衷的人姿態優雅地簡直和那些醉倒在路上窮得只剩下短褲或者曬著羅馬的日光浴富得流油的賭徒完全扯不上一絲關係。
“哎……所以是說你不想回答了?”Gitto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筆向後靠在椅背上。
“對於埋在公文裡的你來說,解決我比解決他們更重要麼?”
“……果然,看來我和你至今都未達成的共識未來也不會達成了。為了不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先前我已經拜託Alaude等在門口,希望你不會介意和他共進晚餐吧。”
“Primo,你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吧?”
“怎麼了?我想你多少還是有點能力去對付他的手銬的吧,不過其餘逼供手段能慘烈到什麼程度我想你不曾目睹也有所耳聞過吧?我對你好歹有點信心……”
“所以說到底公文比我重要?”
“你是希望我這麼說還是好好告訴我你去鬧事的原因?”
“我沒有鬧事,只是發生了一件惹火我的事情而已……”
“說具體點?”
“你去具體你的公文吧,Primo。”
“別轉開話題!”
“……”
“抱歉。但我有時候真不想和你說話,這種交流讓我覺得很累。”
“我看得出。”
“……”
“……不打擾你了,Primo,而且我也不想讓Alaude再對我有私怨了。”Spade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Daemon,我只希望你能記住一件事…一件就好……”
他停下了腳步。
“你對我來說,比這些公文重要得多。”


2/
I-Imbroglione(說謊者)

Spade背靠著門,空曠的走廊裡靜得只剩下時鐘的聲音。出乎他的意料,Alaude並沒有帶著手銬腳銬或者各種可能的工具站在漆黑的角落等著將他內心的秘密掏個精光,夕陽穿過偌大的落地窗將飛鳥的影子照在紅色的地毯上,他望著窗外的天空失了神。
騙子。他想。該死的騙子。

這對他而言又是一次落敗:他總是忘記自己到底是誰而對方又是誰。有一次他看著那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日光裡,睫毛在臉上烙下影子,呼吸平穩而又綿長。他站在門前看了他很久,最後還是走了進去,悄悄地把一旁衣架上的大衣蓋在了他的身上。“又瘦了點。”他嘀咕了一句。幾天沒有好好吃過飯了吧,還是說那些根本就不符合你的口味?在這樣下去你就不是輸給那些虎視眈眈的家族而是輸給了自己。
“不想做這些事的話當初為什麼要踏入這條沒有歸途的路呢?”
這句疑問不知是對自己的質疑還是對他的。

哪怕一分鐘也好,一秒也罷。
忘記自己是誰,忘記應該做什麼,去做自己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好好活著——真正的後悔不是為了自己做過的事情,而是沒有做過的。
那,“我想相信你”這樣的事情,可以辦得到麼?


3/
“誰也不知道衝突是怎樣發生的先生,我只是記得那個藍色頭髮的先生突然沖向我的那名老顧客——啊,天知道為什麼!下一秒他就被頂在了牆上……”
“你沒聽到之前有什麼騷亂麼?”
“當然沒有,他們簡直就沒有任何交集!我當時在那名老顧客身邊的那桌整理餐具,只是聽到零星幾句:‘那個叫Gi……的首領絕對是黑手黨世界的污點’還有一些我不太想重複給您聽的髒話……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了。我也沒聽清楚那個名字,只記得最初的音節。”
“……我知道了,謝謝你百忙之中抽空出來回憶這件不快樂的往事。”
“您多慮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忘記呢,想起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如果您是那位藍髮先生的朋友的話,我希望您能盡快讓他去自首或者瘋人院比較好。”
G.走出了酒吧,看到Gitto嘆著氣。
“不好意思,早知道這位老闆說話那麼大聲也根本不用這麼大費周折趕到這裡來了。”
“Primo,這又不是你的錯。”熟悉的手拍著他的肩膀。
“Spade他一直不肯說出口的原因,我也知道個大概了……”
“Primo你真的太顧慮他了。”
“我只是想讓他知道,我們的世界並不是漆黑一片的,光離我們很近很近,近得可以摸到。”
“他那樣生活在暗處的人是無法理解的。”
“別把人看得太死,G.,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執意要讓他成為霧之守護者麼?”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Primo。”
“其實我也不知道啊,G.。哈哈,是不是很搞笑?”
“……Primo,你真的是不擅長說笑話呢。”


4/
有光的話必定就有影子,他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所以當他看見他的時候,只是疑惑他的光去了哪裡,是在途中弄丟的話他希望他能找回來,就算找不回來的話也無所謂,他只是希望他不要一輩子都在漆黑的角落像個寂寞的小孩。
“你叫什麼名字?”
“Spade。”
“黑桃?你喜歡打牌麼?”
“這是我最討厭別人問的問題之一。”
“那之二呢?”
“你剛剛問了。”
“……那你真正的名字是什麼?”
“……”
“不肯告訴我?放心吧,我們家族的黑名單裡沒有姓氏為黑桃的人。”
“Daemon。”
“哇,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你呢?”
“Gitto。”
“还真是既俗气又難聽。”
“……你怎麼不試探試探我呢?”
“我不想讓自己平白無故的煩惱,而且你看上去應該是說了實話。”
“何以見得?”
“名字這種重要的事情,除了我這樣的人之外,還有誰會願意對別人偽造呢?”
“好吧,但我的名字真的這麼難聽麼?”
“誰知道呢……”
他翻過身,留給他一個黑色的背影,他隱約聽到他嘀咕著好煩的抱怨然後迅速被其他孩子的呼嚕聲所掩蓋。


5/
“就算它再怎麼難聽,也不是你們這等鼠輩可以喊出的名字。”

这是知道那个人的死讯以后Daemon第一次做到關於Gitto的夢。時至今日他依舊不喜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那個獨一無二的名字,至少他覺得世界上再也不會有第二個取這樣一個傻氣的名字了。
他夢到那個下午,自己衝動地在當時非常危險的街區和素不相識的家族人員鬥毆,只是因為那個人說出了他的名字。一切的罪魁禍首在事件結束之後死纏爛打地讓他在辦公室裡坐了很久,貌似目的是為了讓他看到自己有多認真工作而莫名其妙鬥毆的自己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孩。
後來,他對自己說了人生中不知道是第幾個謊。而自己也不稀罕去思考真實性,他只是想如果那個人還在的話,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頓,或者當著他的面把那些紙撕成碎片丟在他面前。
這樣的話,他會用什麼表情面對自己呢?
憤怒?難過?還是依舊如同當年那樣語氣堅定地說出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最大的謊言?
告訴自己:他一點也不在乎。

一定有哪裡弄錯了,無論是無法忘記的自己還是那個早已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那個人。千方百計試圖遺忘的語言卻總是重複出現像是久久無法醒來的夢魘,原來越想忘卻的記憶其實是紮根越深的無比重要的回憶。
宛如不知道已經是第幾個沒有那個人存在的年頭,一次次的輪迴早以為忘卻的音容相貌卻依舊在他胸口敲打出一陣陣苦澀的疼痛。

“哇,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就輸給了他。


6/
澤田綱吉望著壓制著自己的男人,這個來自往日的幽靈。明明是看似勝利的一方,他卻彷彿比失利的自己還要悲傷地凝視著自己。
他是在看著誰?想通過自己找到誰?
下一秒他看到Daemon抬起手捧起自己的臉:

“眉毛,嗯…一直都皺著,明明是笑起來那麼美麗的人卻總是吝嗇著不顯露那份表情……”
“眼睛,啊啊啊,看久了就會感覺到直視陽光的刺目……”
“嘴,我聽到過這個世界上最殘忍卻又最動聽的謊話……”

可你不是他,沒有人可以是他。

“Gitto……”

他想著那個人。
他一直都在想著那個人。


7/
請你告訴我啊,怎麼才可以忘記你。
PR
→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ai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無題
是新CP~女兒爸比這種小悲傷的感覺還是沒有變-vvv-
還有初雲有出場感到了開心(喂

說一個人萌什麼的...我昨天晚上還翻了好些家教舊文出來看...當年完全沒混進圈子那麼多好看的文嚶嚶!
雪妖 2011/05/15 03:15 編集
無題
“真正的後悔不是為了自己做過的事情,而是沒有做過的。”<——这一句,会突然间让人很想哭。斯佩德也在为这样的事情烦恼吗?
mitsukiomi 2011/05/18 15:47 編集
無題
>>雪妖:

初雲出場其實是俺的小私心,總感覺看到他擺弄手銬等在門外的樣子肯定很搞笑——雖然沒有啦=,=
家教鼎盛的時期無論是文還是圖都質量超好的,真是一想到就感慨萬千啊……


>>mitsukiomi:
說實話如果忠於原著的話個人更覺得Spade相比後悔自己沒做過的事情更應該會去後悔自己做過的事情。
說是原著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出處是在哪裡,是一個英文的fansite寫到:是Spade逼Gitto放棄初代首領的位置的。可能是動畫中提到的吧,不過我是漫畫黨= =|||
Silenzio 2011/05/18 19:56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URL
56  55  54  53  52  51  49  48  47  46  45 
門庭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玄關

11/21, B, Scorpio
@Melbourne

二次創作+攝影

#CP傾向#
KHR:骸綱|山獄|DaeGio
GINTAMA:高銀|冲神
NARUTO:鼬佐
APH:米英|普洪
DRRR:24時間戦争コンビ
CSO:BPB
手信
[05/19 backlink service]
[02/16 雪妖]
[02/15 >>雪妖]
[02/15 雪妖]
[01/30 Silenzio]


足跡

Next Hits:40000
地圖
携帯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